京口,七里乡,刘家村。

    村口的大榕树之下,一片荫凉,百余名精壮的汉子,都蹲在地上,腰杆挺得笔直,眼睛死死地盯着面前临时做出的一个沙堆,上面标注着山川河流与城镇,而红黑二色的旗子,插得到处都是,最大的一座城市边上,一个小木牌写着晋阳二字,而一面秦字红色小旗,则插在城墙之上,与之相对的,南边的一大片平地之上,则堆满了二十余面西燕字样的黑旗,显然,这里正在作一次兵棋推演。

    刘裕堆好了最后一座城堡,又把一个写着“平阳”的小木牌插在了边上,他站起了身,长舒一口气,拍了拍手上的泥巴,笑着向周围的战友们看了过去:“诸位,这就是现在的并州形势,经过这一年多的试探,交锋,现在西燕占据了晋西南,平阳,绛州,蒲板一带,而前秦的力量,则在晋阳一带集结,两边调兵遣将,一触即发。对于此战的前景,大家有何高见?”

    向靖笑道:“前秦吃了大亏了,前一段那一万西燕的甲骑俱装去了草原,他们不进攻,现在剩下的甲骑已经绕道河朔退回了并州,以前苻坚守长安的时候,有雄兵数十万,猛将如云,这都不是西燕的对手,苻丕不过一帮残兵败将,又怎么可能是西燕的对手呢?”

    虞丘进摇了摇头:“我不同意铁牛的看法,苻丕的同样是残兵败将,他的主力不过是从邺城逃出来的几万军民罢了,他们原来守邺城不过是为了生存而战,因为知道破城之后慕容垂会鸡犬不留。现在逃了出来后,不复以前的战心斗志,何况我们现在也知道,以前不是慕容垂攻不下邺城,而是故意留着当诱饵,引我们北府军北上呢。”

    孙处看着虞丘进:“小贵子,你怎么不说西燕军中最强的一万甲骑俱装,少了一半呢,没了精锐突击骑兵的西燕军,又何惧之有?”

    虞丘进看向了魏咏之:“兔子,你给三蛋子说说,就用你前两天告诉我的那段话,让他也长长见识。”

    魏咏之的两片兔唇翻了翻,一如他的白眼:“三蛋子,你也不想想,西燕军有甲骑俱装,是什么时候的事啊。”

    孙处微微一愣,转而说道:“原来在关中的时候不就是靠这个所向无敌吗,你不说我还真没想到这点呢,是啥时候组建成军的?”

    魏咏之笑着看向了刘裕:“你啊,就是不好好听寄奴哥以前的话,他上次在北伐时就说过,西燕军本是没有甲骑俱装的,只是有重装突击骑兵,要做到人马俱甲,还是灭了前秦,打下长安之后,用长安城中秦军武库里的装备。他们原来不靠甲骑就能打败苻坚的大军,现在也一样不需要。”

    孙处勾了勾嘴角:“就算不需要甲骑,但一万最精锐的重装骑兵死了一半,只剩五千铁骑,怕是也会实力大损吧。”

    檀凭之笑着看向了檀道济:“道济,你来说说,让大家伙儿听听。”

    檀道济点了点头,清了清嗓子,说道:“以我的愚见,西燕鲜卑的厉害,在于其骑兵凶悍,无论男女都可以上马骑射,更是有一批征战多年的宿将锐卒,他们缺乏纪律,可是在平原上与之对抗,很难抵挡其搏命突击,前秦的苻坚与之野战,屡屡战败,就是因为秦军的步兵方阵,在平原上没有任何优势可言,尤其是杨定的铁骑被伏击全灭之后,更是无法与之抗衡了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另一方面,鲜卑军队长于野战,短于攻城,他们缺乏攻城器材,骑惯了马,也不愿意下马攻城,刚才有人说慕容垂是故意不拿下邺城,我并不这样看,慕容垂不可能知道我们北府军何时北伐,不会用两三年时间来赌我们出兵,他攻不下城,还是因为攻坚能力不足,即使是苻坚守长安,也撑上了足有一年多的时间,虽然是有寄奴哥相助,但这也说明西燕军的攻城,并无长处。”

    “反观秦军,虽然是各地的败军,残军集合,但是现在并州是他们唯一一片稳定的老家了,也可以说是氐人最后的两个希望之一,另一个希望远在陇右的苻登,暂时不说,只说苻丕,现在他手下还追随他的,都是对前秦最忠心,最死硬的战士,与西燕慕容氏有不死不休之仇,他们的战斗力,在邺城之战后与我们北伐军的几次小规模冲突中也可以看得到,野战或有不足,守城却是极为出色,如果他们坚守晋阳,扼守住通往太行山的各处出口,西燕的几十万军民,困在小小的晋南平原,进不可战,退亦无粮,时日一长,定会士马四散,不战而溃。”

    刘裕满意地点了点头,檀凭之一脸得意地捶了一拳檀道济的胸口:“看你小子能的,哇啦哇啦这么多话,寄奴,你说,他说的在理吗?”

    刘裕点了点头:“道济兄弟说得很好,对了有九成,只是有一点小小的细节,还是忽略了,这点可能会成为致命的胜负手。”

    檀道济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僵住了,一边的孟龙符和刘钟哈哈一笑,抢着说道:“寄奴哥,什么细节,快告诉我们大家吧。”

    刘裕站起了身,拿起一根木棍,指向了并州地形,沉声道:“并州,就是这样的地形,号称表里山河,其实分成了三段,北边雁门一带边郡,多是山地,地贫人穷,主要是作防御北方胡人的军事缓冲区,而产粮区大多数集中在晋中平原,在晋阳,汾水,到霍邑一带的这一片,都有大片农田,霍邑向南,要通过霍州大峡谷,才能到西南的晋南平原,现在就是西燕居晋南,前秦居晋中,他们只要牢牢守住霍州峡谷,那西燕就无计可施,因为即使西燕要东去,也得东越太行山,去河北一带,但太行八陉,都在晋中和晋北,也就是说,他们只有占了晋中,或者至少是穿过,才有可能东去。”

    。m.




欢迎大家访问:八瓜书城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baguabook.com/book/40709/1248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