刘裕想到了这些年来,刘敬宣多次的生死相随,他的鼻子有点酸,点了点头:“是的,阿寿为人耿直,忠诚,是我最好的兄弟,永远不会背叛我,他知道,我做的是对的事,是会跟着我的,只是我不想这一天到来,如果可能的话,我希望能跟刘鹰扬和平共处,甚至只要他愿意北伐建功,我还愿意象现在这样,做他的先锋。”

    慕容兰摇了摇头:“不可能了,寄奴,你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初入北府的小兵,十几年过去了,刘牢之的昔日兄弟们在老去,而你们这些当年的新兵蛋子,已成军中中基层的骨干,象原来老虎部队的兄弟们,跟你的关系远远胜过刘牢之的,即使你肯继续居于人下,他们也是不会愿意的,这些兄弟们舍命跟你,难道你不为他们的前程考虑吗?”

    刘裕闭上了眼睛,长叹一声:“这些是以后的事了,现在我并不愿意多想,我不希望因为权力之争导致北府军的分裂,甚至跟昔日的老上级,还有别的兄弟反目成仇。接下来一段时间,我还是好好地担任宫中的宿卫,至于谢家,或者说夫人提什么条件,我不可能现在就给出任何承诺。”

    慕容兰点了点头:“很好,这样才象你,不过,谢家那里的掌军之请你可以暂时拖延不应,但是支妙音呢,如果她请求你,跟黑手党合作,你如何拒绝?”

    刘裕的神色一变:“不可能的,妙音怎么可能提这样的要求?”

    慕容兰叹了口气:“今天她看我的眼神,我就知道,她恨不得我死一万次,女人的直觉是最准的,我再一次地欺骗了她,再一次地回到了你的身边,她有太多的理由要我死。可是,即使是她这样恨我,仍然为你,为我求情,只能说明,这个女人,有绝对的理智。”

    刘裕点了点头:“我确实这辈子最对不起的就是妙音了,负她太深,也不知道如何去弥补。如果她开口求我为谢家做任何事,只要是我力所能及,我都会答应的。”

    慕容兰摇了摇头:“夫人也许会让你现在就出手帮忙,让谢琰掌军,但支妙音绝不会这样提。因为,她对你的打算更长远,当你说出田契的秘密和黑手乾坤的存在时,我想,她就知道了应对之策了。以前支妙音要我承诺回到燕国,再也不回来,我当时曾不答应,说如果离了我的情报组织,只怕你斗不过黑手党,会给他们用阴谋所害,但她那时候就不屑一顾地说,她有办法让黑手党害不了你。我以前一直以为她是想用谢家的情报势力来对抗,但后来我才明白过来,她的意思,是要你跟黑手党合作,真正的化敌为友。”

    刘裕想到支妙音跟自己提过的事情,叹了口气:“是的,她是这样跟我提过,说黑手党会成为我的助力,没必要撕破脸。但是今天,我仍然是公开的把他们揭露了,事情到了这个地步,已经不可能再回头了。而且黑手党想要的是控制天下的权力,土地,人口,这与我北伐的目的,是根本冲突的。”

    慕容兰正色道:“可是黑手党并不想要你的命,要你命的是郗超,即使是郗超,如果你肯跟他合作,他也不会对你下杀手,毕竟将才难得,尤其是你这样只想打仗,不问权力的将领,更是万中无一了。朱雀他们在草原上就可以跟你退而妥协,这次也一样可以。”

    刘裕摇了摇头:“不可能的,这次跟上次不一样,我把他们整个组织都曝光了,已经不可能再和解。何况,接下来皇帝要掌权,必然要土断,这会要了他们的根基,没了那些万年田契,他们如何控制天下?”

    慕容兰的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:“所以,狼哥哥,你可能要做一个艰难的选择了,如果黑手党要跟你合作,那条件只会有一个,就是除掉皇帝。而这个条件,一定会通过支妙音来提。”

    刘裕这一下惊得倒退了两步,直视慕容兰的眼睛,这个情况,他做梦也没有想到,他不信地摇着头:“不可能的,不可能的事,妙音怎么可能为黑手党向我提这样的条件呢?她一直尽力辅佐皇帝,已经取得了皇帝的信任,又怎么可能帮着黑手党去对付他?”

    慕容兰幽幽地叹了口气:“因为皇帝跟世家的利益根本上是相反的,想要皇权独揽就必须要动世家利益,而黑手党从本质上是跟世家利益一致,妙音这些年周旋于皇帝和会稽王之间,可没对谁真正的忠诚过,只不过现在因为要救你,明面上倒向皇帝而已,今天经过了此事,黑手党必然会暗中联系各大世家,准备除掉皇帝,扶会稽王即位,而且,他们一直想要一场内战,去清理这几十年来发展起来却又不受他们控制的新兴士人和小世家,你这次的行动,虽然除了郗超,曝光了世家的秘密,但是并不足以阻止这场内战。”

    刘裕咬了咬牙:“我现在就要去保护皇帝,他现在不能死,大晋绝不能乱!”

    慕容兰摇了摇头:“狼哥哥,你若真这么做了,就是彻底跟黑手党决裂了,也会跟你的妙音妹妹决裂。我之所以不想你重新回归军中,掺合到这些权力之争,就是不想你最后必须要违背自己的本心行事。以你的力量,不可能防得住黑手党的各种阴谋毒计,你不可能贴身跟着皇帝,至少在夜里他临幸后妃时不可能跟着,要是他们下手,你甚至都来不及救援。”

    刘裕正色道:“那你随我一起入宫去保护,必要时,可以加上胖子的护卫,我知道他的情报组织里有些是阉人和女人,可以贴身保护皇帝的。”

    慕容兰叹道:“百密总有一疏,皇帝也不可能一下子接受你这种保护,这会限制他的诸多自由。更可怕的是,如果是妙音想对他下手,你怎么防?如何防?如果你不跟妙音合作,她有的是办法让皇帝把你调走。到时候你才是真正的一无所有,输掉一切,再也不可能回头!”

    东晋北府一丘八

    东晋北府一丘八




欢迎大家访问:八瓜书城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baguabook.com/book/40709/1562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