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着刘毅的命令下达,刘裕从草丛中一跃而起,站在队伍的最前排,紧紧地举着面前放着的一面几乎一人高的大盾,置于面前,而站在他身边的同伴们,也都随之而起,顶着大盾,后排的士兵把长槊架在刘裕等首排军士的肩上,形成一道密集的盾墙槊林,伴随着小队边上腰鼓手那有节奏的一声声敲击,迈着沉稳有力的步伐,向前推进。

    一幢五百余人,按着晋军的标准,形成了十个左右的小分队,每一队都列成三线步兵战线,士兵们紧紧地靠在一起,前排支盾,二排架槊,而第三排,则是跟着的步行弓箭手,五队在前,相隔三十步左右的空间,是为战锋队,而在战锋队间的空隙之处,则在后面约十步左右的距离紧跟着五排驻队,以作轮换之用。

    刘牢之的神色凝重,看着这三幢,一千五百余的重装战士的身影,渐渐地走出了林子,没入了那涧水边的浓雾之中,孙恩咬了咬牙,沉声道:“将军,敌军大营没有半点动静,是不是他们的主力并不在此?”

    刘牢之摇了摇头,正色道:“别急,我料那梁成绝不会在这里摆上空营,现在我们的三幢重装步兵已经出动,就看梁成如何应对了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对面的营寨之中突然一阵灯火通明,喧嚣鼓噪之声,传遍天际,上百枚巨大的火球,腾空而起,如同划过夜空之中的火流星,向着晋军沉稳前进的队列之中,就狠狠地砸了过来。

    刘牢之长舒一口气,笑道:“果然如此,秦军在这大营之中,有伏兵,还有百余部投石车,梁成看来一定在这里,他现在在试探我们的攻击兵力,哼,传令,让前方军士散开,不要给飞石大面积砸中,加快冲击速度,给我冲过河去!”

    秦军大营,梁成已经从箭塔之上起身,在他的身前,大批的步兵已经纷纷地从营帐之中,辎车之后的藏身之地冲出,正在迅速而有条理地推着营地的那些木栅,一队队的铁甲步兵,在飞快地整队,弓箭手们纷纷冲到队例的前例,而盾牌手和长槊兵们则在后方列队,王显的声音中透过一股兴奋:“晋军真的夜袭了呀,让天王和梁将军你料中了!接下来怎么办?”

    梁成微微一笑:“什么怎么办?按计划打呗,我敢肯定,晋军是虚实结合,集中大军要从这个方向突破,在下游的采樵滩那里,一定是疑兵,他们要打的就是一个快字,真正突击的方向,不会用箭雨和飞石来作远程轰击的。所以,我们现在一定要稳住,不能让他们知道我们大军在此。传令,调三千人上前,给我顶住浅滩,诱晋军把大军投入!”

    一边的王咏全副武装,眉头深锁,摇了摇头:“大帅,我看这些晋军行动迅速,行进间能很从容地把密集队型转成这种散兵线,以避飞石,就象这样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手一指对面河岸处百步左右的晋军,已经从一开始的大盾在前,长槊手居后的密集阵,变成了看不清形状的散兵线,军士们不再是肩并肩地前进,而是隔开了起码五步左右的距离,前排的士兵们还是顶盾在前,而后面的军士则多数举盾于头,以防从天而降的飞石与箭矢了。

    偶尔有一些军士被火石砸中,顿时就倒毙于地,而身边和侧后的军士们却是熟视无睹,边走边跳跃着避过前方路上的石坑与尸体,还在喘气哀号的军士,会迅速地给同伴拖走,而给砸得稀烂的死尸,则是无人问津,那沉闷而急促的腰鼓声,震得即使在隔了一条洛涧和几百步外的秦军将帅们,仍然是呼吸加速,心跳急促。

    梁成勾了勾嘴角,点头道:“确实是难得一见的精兵锐士,一般的部队,在黑夜里给这样飞石打击,早就崩溃了,而他们居然还能散开阵型,继续前进,以最小的伤亡来保证队伍的存在,不愧是训练有素的北府兵啊。今天算是见识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梁成突然笑了起来:“各位,这样强悍的敌军,才配与我秦军锐士一战。如果把他们都消灭在了这里,那今后就不会有大战了。我等食君之禄,自然要为天王分忧,这是我们的光荣,也是责任。从敌军出动北府精锐来看,他们的大军一定在后面,我们要牢牢地顶住,逼其主力出动才是。”

    王显笑道:“梁将军,敌军不畏飞石,我们是不是要加大箭矢的攻击力度呢?把他们大量地消灭在河水之中和滩头,尸体会堵住前进的步伐。”

    梁成略一沉吟,摇了摇头:“不,不行,这些只是他们的先头试探部队,不是主力,天王的情报说的正确,他们是试一下能不能打,如果有机会就会扑上,那对面的密林里,必然有数万大军,哼,不能让他们跑了,传令,三千人押上,给我列阵阻击,缠住他们,重点给我打击前方的部队,用弩兵三段发射,我就不信,谢玄能忍得住!”

    王显的脸色一变:“梁将军?你这是要放敌军过河?太托大了吧。这些可是精锐啊,如果让他们冲过涧水,对我们突击,三千人怕是未必挡得住吧。”

    梁成哈哈一笑:“王刺史,你多虑了。要是敌军继续增兵,我们就加大远程攻击的力度,至于这一千多人,虽然训练有素,装备精良,但只凭这点兵力,怎么可能突破我军前线呢?这回我派的可是弩兵,再强的盾牌,也挡不住强弩的近距离射击的,我的强弩兵,可是连襄阳城头的石头垛子都能射穿,北府兵也不是天兵天将,只这三千弩手,必可教他有来无回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梁成向着王咏微微一笑:“王将军,这回看你的了。”

    王咏一下子就跳下了箭楼,稳稳地落在一匹早就准备好的铠甲战马之上,一边的亲卫递上一根长杆狼牙棒,他在空中重重地一挥,厉声道:“神机营,随我来!”




欢迎大家访问:八瓜书城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baguabook.com/book/40709/500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