翟斌的眼中光芒闪闪,显然是在思考盘算,却是没有马上回答。

    檀凭之转身就向着本方走去,他的声音顺风传来:“大头人,你慢慢想吧,一刻钟之后,我军会发起攻击,不会拖延片刻。”

    檀凭之的身影,渐渐地消失于浓重的夜色之中,翟斌的双眼中光芒闪闪,死死地看着他的后背,翟真上前低声道:“叔,现在怎么办?真要扔下这些弟兄们吗?”

    翟斌咬了咬牙:“没办法了,打是肯定打不过,硬打全要死在这里,不过我在想刘裕的话,他一个军士,怎么会有这样的见识,能看出秦国将会战败后大乱?”

    翟真恨恨地说道:“这小子不是听说是谢家未来的女婿吗?我看,他没这个本事,应该是谢安或者是谢玄授意的。哼,早知道这样,当初他来我们这里的时候就应该下手宰了他,哪还会有今天!”

    翟斌摇了摇头:“不,今天如果不是刘裕和檀凭之他们,而是别的晋将,只怕我们就全要给斩杀了。”

    翟真叹了口气:“明明是我们要扔下万余部众,反倒象是人家赏了咱们一条命。叔,这可太窝囊了!”

    翟斌正色道:“留得一条命,以后才有报仇的机会。不管怎么说,刘裕还是给了我们这个机会。或者说,也许是谢家给了我们这个机会。”

    翟真的脸色一变:“谢家?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翟斌的嘴角边勾起一丝微笑:“今天那檀凭之最后走的时候,说是要我们在北方起事,他们北伐时,再投降晋国。听这意思,谢家想要为了继续掌握兵权,以后会趁机北伐,而且不会是象以前那几次一样做做样子,是真的想建功立业了。”

    “上次那个姓姚的小子就跟咱们说过,说是这次有太多人想让苻坚完蛋了,而且晋军的战力强悍,秦军赢不了,唉,都怪你们这帮小子一个个目光短浅,说什么跟着秦军有肉吃,我才一时糊涂,听了你们的话。”

    翟真的眼睛眨了眨:“叔,这姓姚的小子这会儿就在我们这里,要不要问问他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翟斌双眼一亮:“怎么不早说,快,快点去请,还有,让大家作好跑路的准备,别让族人们知道,要不然他们一乱,咱们也走不了啦!”

    片刻之后,丁零军阵中,一处小荒丘下,骑着马的翟氏部众正在来回奔驰,对着一队队的丁零士兵们发号施令,而荒丘之上,翟斌坐在一张胡床之上,看着对面一个穿着皮袍,普通军士打扮,却是神色平静,一副文人气度的羌人,笑道:“姚老弟,在这个关键的时候,咱们就别客套了,刚才已经跟你说过了现在的情况,你说说看,我们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这人正是那姚苌的嫡长子姚兴,这次也是秘密跟随翟氏丁零部众南下,只不过翟真一直不喜欢听他劝谏,要他们少杀少抢,仁义对人的那套,所以翟真一直把他打发去当小兵,甚至向翟斌隐瞒此人的存在,这时候生死存亡,事实证明他以前说的才是正确,翟真也不敢再隐瞒,把这姚兴给放出来了。

    姚兴的神色平静,淡然道:“还有什么怎么办的?按那檀凭之说的,快点逃命啊。”

    翟斌咬了咬牙:“可是还有两个问题,一是这些是我们部落里的大部分精壮,扔在这里,我们会元气大伤,就是撤回中原,也很难生存,更不用说起事了。再一个,那刘裕会不会使诈,想骗我们放弃指挥出逃,然后轻松吃掉这一万多人,至于我们翟氏族人,几百人很容易就能消灭啊。”

    姚兴摇了摇头:“没有这个必要,他们现在就可以消灭你们,何必多此一举?而且刘裕说的很对,以我跟他们打过的交道来看,刘裕是真想北伐,收复旧山河的人,不管是不是谢家的意思,但至少他这个人,是这样想的。北方如果强大,统一,稳定,那东晋毫无机会,但要是大乱的话,他们的机会就来了。这就是刘裕在战前就跟我们接头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翟斌微微一笑:“而你一直留在我们翟部,也是想说服我们,跟你爹,还有慕容家一起起事吗?但你就不怕我们会去告发你,连累你的家族?”

    姚兴跟着笑了笑:“不会的,翟大头人在江湖上摸爬滚打了一辈子,吃的盐比晚辈吃的米还多,怎么会这样自绝后路呢?您和您的丁零部落能存在这么久,不就是靠八面玲珑,给自己留足了后路嘛。所以,你不会马上见我,但也绝不会出卖我,而是要视情况而定,这不,机会不就来了嘛。”

    翟斌点了点头:“姚老弟,你是聪明人,你家阿大更是公认的俊杰,现在看来,你们的眼光强过我,至少,能预见到秦国的失败,只不过,我们如果回北方,又失去了力量,如何能起事呢?”

    姚兴淡然道:“如果是平时,确实很难补充这万余精壮男子,但若是秦国战败,那中原两淮一带,将有的是乱兵溃匪,到时候别说一万人,就是五万余众,翟大头人也能找得到!”

    翟真倒吸一口冷气:“五万?有这么多吗?”

    姚兴微微一笑:“不就是五万么?秦军若败,百万大军崩溃,苻坚到时候自顾不瑕,哪还有心思管这关东之地?各路豪杰势必蜂起,而溃散的军队,乱兵也会四处游荡,大头人之名,在两淮中原谁人不知?到时候只要振臂一呼,起码丁零,鲜卑兵士,会云集你的麾下。”

    翟斌笑道:“其他丁零部落的人来投奔我,还可以理解,但是鲜卑人怎么会听我的号令?不是有慕容垂吗?”

    姚兴笑道:“慕容垂?翟大头人,他虽然是天下奇材,无人不知,但也受累于他的名声,绝不会有你成事来得容易。”

    翟斌的双眼一亮:“此话怎讲?”

    姚兴干咳了一声:“因为慕容垂的名气太大,连当年的王猛都害怕他,要设计害他,苻坚就算失败,只要不是马上死在他手中,也一定会对慕容垂重点监控的。”




欢迎大家访问:八瓜书城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baguabook.com/book/40709/517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