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年号称霸王再世的冉闵,服下一颗之后,在廉台之战中大发神威,几乎以一已之力击杀上千燕国铁骑,但也因为力尽之后落马被擒,功亏一篑,刘牢之机缘巧合,也得了一颗,多年来不舍得服用,今天,在面对击杀苻坚的盖世大功的面前,终于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刘敬宣咬了咬牙,一把从刘牢之的手上抢下了这颗药丸,一口就吞下了肚:“爹,孩儿愿成狂战士!”

    刘牢之的脸上闪过一丝微笑,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,他上前一步,紧紧地抓住了儿子的手,盯着他的双眼,沉声道:“很好,不愧是我刘牢之的儿子,吞下这药丸,你就会成为兵王,成为在战场上所向无敌的杀神,即使是刘裕,,也不能与你争锋。去吧,我的孩子,去争夺你的荣誉,去争夺你的功绩,干死他们!”

    刘敬宣的眼神开始渐渐地泛起红光,目光也变得有些呆滞,直勾勾地看着刘牢之,喃喃地说道:“干死他们!”

    刘牢之一把拿掉了刘敬宣的头盔,额头紧紧地顶着儿子的额头,目光里透出如猛虎一样凶残的杀意:“干死他们!”

    刘敬宣的眼中,一团火焰也开始燃烧:“干死他们!”

    刘牢之一挥手,早就守候在岗下的亲卫们,飞奔而来,四人手里拉扯着一张硕大的熊皮,足有两丈高度,乃是在黑水白山的深山老林里,击毙过几百名鲜卑猎手的雪域熊王的皮,当年随着那五百张虎皮一起进贡给晋朝皇帝,以表忠心,据说披上的勇士,可以得到熊王的力量,手格猛虎,脚踢蛟龙,而今天,服用了这五石霸王散,变身成为狂战士的刘敬宣,终于可以披上这身熊王之皮了。

    当刘敬宣开始一遍遍地,在药物的致幻作用下,不停地吼叫起:“干死他们,干死他们!”的时候,这四个亲卫把这一身的熊皮,套到了刘敬宣的身上,让他那本来身高九尺,如铁塔一样魁梧的身形,显得更加的强悍,透出一股远古的蛮荒气息,刘敬宣的双眼已经变得一片血红,甚至已经不再能发出人类的语言,喉头格格作响,甚至就在这一会儿的功夫,颌下的胡须也是一阵疯长,连同手背上的毛发,看起来三分象人,七分象一头真正的黑熊!

    两个膀大腰圆的北府军壮士,满头大汗地扛着一杆粗如人臂,纯精钢打造,足有八九十斤重的大铁棒,走了上来,棒头是一大块沉重的铁疙瘩,看起来有点象狼牙棒,却是给雕刻成了一个拳头的形状,也没有倒刺,这武器号称精钢冲天顶,正是刘牢之特意为了变身狂战士的刘敬宣所准备的,长达八尺,重达八十七斤,只有这种勇力绝伦的壮士,才能使得动,在战场之上,根本不用考虑卷刃的问题,所砸之处,都有千斤之力,即使是身穿几层铁甲,也根本挡不住这冲天顶的致命一击!

    刘敬宣一声低吼,顺手就抄起了这根精钢冲天顶,他的嘴里不停地,条件反射式地重复着:“干死他们,干死他们!”而自己却是倒拖着这柄大杀器,向着前方的战场,一路狂奔,即使是在千军万马之中,那人熊一样的身影,仍然是高出别人两个头以上,格外地显眼。

    刘牢之的身边,一个年长的亲兵抱拳道:“将军,少爷他这样一个人去,真的可以吗?要不要我等在一边护卫?”

    刘牢之的嘴角边勾起一丝微笑:“不用,你们帮不了他,反而会被他所伤,吃了这五石霸王散,在战场上没有一个人能挡得住他了。而且…………”说到这里,他的眼中冷芒一闪:“也不会再有一个人能跟他去争功啦!”

    刘裕一刀砍出,前方的一个秦军士兵惨叫一声,整个背后从甲到皮肤,全都象破竹一样给撕裂了开来,白花花的骨头,连同红色的血肉与黄色的脂肪一起,露了出来,他惨叫着扑倒在地,手却无力地在空中伸张着,想要去抓自己的后背,可是剧痛让他根本不可能摸到自己的后背了。

    刘裕的眼中闪过一丝怜悯之意,他摇了摇头,再次一刀刺下,直穿了这个秦军小兵的心脏,这下让他彻底地没了挣扎,也没了痛苦,看着这个人脸上的表情从刚才的极度扭曲和痛苦变得平和下来,刘裕抽出了刀,开始抹起脸上的汗水了。

    一边的檀凭之笑道:“寄奴哥,这一仗杀的可真痛快,我可一直给你数着你,从你一开始破那战车,到现在,已经杀了一百四十七个啦。”

    刘裕摇了摇头:“秦军已崩,这些杂兵没有什么好杀的,现在我们得想办法杀掉苻融和苻坚,苻坚现在在寿春城上,我们得先杀苻融,不能让他再组织起有效的抵抗才是。”

    何无忌的声音从另一边响起:“那寄奴你得抓紧时间了,苻融好像在这里指挥顽抗,想要掩护苻坚逃跑,或者是想重整军队,咱们还得抓紧才是。”

    刘毅冷笑道:“现在怕是来不及了,后面的已经上来抢功,寄奴,你刚才动作太慢,不去直取苻融,这会儿怕是来不及啦,而且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刘毅一指侧前方,说道:“你看,这是谁?”

    众人放眼看去,只见一个人熊一样地猛汉,披着一身黑绒绒的熊皮,手拿一柄冲天巨棒,看起来有近百斤重,几乎是一个人在战场上,放手大杀,方圆三丈之内,几乎无人敢接近,无论是敌军还是本方的战士,哪怕给这巨棒抡起来的罡风扫到,都会骨断筋折,倒地不起,在他的身后,一路之上,起码倒下了上百具血肉模糊的尸体,几乎都是给生生砸成了肉泥,说不出的恐怖。

    刘裕吃惊地张大了嘴,讶道:“这,这难道不是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刘毅冷笑一声:“不错,就是我们的好兄弟阿寿,这个时候,不知道是磕了药还是灌了酒,过来抢功了,我刚才就看到起码有五个兄弟想上来帮他杀敌,却给他一棒子打倒了,也不知道是死是活,寄奴,你还想跟他抢功吗?”




欢迎大家访问:八瓜书城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baguabook.com/book/40709/569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