檀凭之等人先是一愣,转而全明白了过来,所有人都一边齐声高呼:“风,风,风!”一边把这些秦军战旗,猛地向前飞掷,扔到了地上,大家沉重有力的军靴,顿时就重重地踏上了这些军旗,而那个大大的“秦”字,在这些重装壮士的脚下,零落成泥碾作尘。

    刘裕一边踏步而前,一边朗声道:“各位建康城的父老乡亲,各位大晋的子民,我是大晋北府军老虎部队第二军军主,刘裕刘寄奴,这些军旗,每一面,都是我们的兄弟,亲手从秦军的手中缴获的!”

    就连背身拦着沿途百姓的军士们,也都一个个激动不已,转过了头,看着刘裕,而被军士们所组成的人墙与横过来的槊杆挡在身后的百姓们,更是群情激昂,高声道:“说得好,说得好!北府军,威武!刘裕,威武!”

    “刘裕,威武!”

    刘裕的脸上神色平静,一边高高地举起了大旗,一边大声道:“父老乡亲们,秦主苻坚,曾在战场上口出狂言,他说,一定要让秦军的战旗,遍布建康城,遍布大晋!这位苻天王,不是一向言出如山吗?他这样说了,我们岂有不从之理?!大家看,现在秦军的旗帜,不是进入咱建康城了嘛!”

    所有围观的百姓哄然大笑,有些尖酸刻薄之人,更是爬在树上,大声道:“是啊,是进了咱建康城啦,只可惜,给踩在脚下,当破布啦!”

    刘裕微微一笑,转头指着身后的檀凭之,魏咏之,向靖等人,说道:“各位父老乡亲们,你看到的这些勇士,就是我们北府军的老虎部队,我们这些人,在洛涧,第一批冲过河,在淝水,也是第一批踏过浮桥,杀入敌阵!杀敌上千,斩将夺旗,说的就是我们这些北府老虎!”

    檀凭之等人放声大吼道:“灭胡,灭胡,灭胡!”

    刘裕一边向前走,一边继续朗声道:“父老乡亲们,你们看着我手上的这面大旗,这面旗,在战斗中,永远冲在最前面,我们战士的鲜血染红了旗杆,而敌军的尸体,在这面大旗下遍布战场!我们第一批冲过了淝水,第一批冲进了寿春,秦军的铁骑,战车,羽林军,都无法阻止我们的攻势,就连苻坚,也差点死在我们手上,而这面大旗,就是最好的见证!”

    这回轮到百姓与值守的军士们齐声大呼:“威武,威武,威武!”

    高台之上,王妙音一动不动地看着一边高声演讲,一边步步前行的刘裕,所过之处,一片欢声雷动,而在他们这支铁甲方阵之后,长龙也似地步骑已经入城,一波波,一阵阵地踏过那些秦军旗帜落下的地方,人踏马踩,已经把这些锦旗,踏成了一片碎布条,再也无复原来的形状。

    而夹在入城的北府军的步兵阵列之间,则是一列蓬头垢面,身着单衣,披头散发的秦军俘虏,这次淝水大战,秦军被俘高达十万人以上,今天这场阅兵典礼,最高潮的部分就是献俘于太庙,限于人数,这几天北府军连夜甄别,挑出了三千多俘虏中的头人,将官以上的人,今天让他们徒发跣足,步行穿过了建康城大街,一直要到太庙之前,才会由皇帝宣布将之赦免,发往各地为奴,如此,才算大典完成。

    这些秦军的将士,一个个垂头丧气,在看到自己的军旗被敌军上万的人马这样践踏之时,脸上尽是愤怒与悲哀之色,很多人的眼里噙满了泪水,想到那场屈辱的失败,再想到以后即将开始的暗无天日的奴隶人生,连想死的心也有了。

    刘婷云却是兴高采烈,看着北府军和俘虏的方阵越来越近,笑道:“妙音妹妹,你家刘裕可真的脑子挺好使的啊,这也想得到。我看了都很解气,很激动呢。想那秦虏南下,大晋上下从君到民,人人惶恐不可终日,我那些天天天都睡不好觉,吃不下饭,睡觉时枕头边都要放把绞子,就是怕前方战败,胡虏进城,我为保全清白,只有一死。今天总算好了,看到这些可怕的胡虏,成了我们的奴仆,别说有多高兴了呢。”

    王妙音勾了勾嘴角:“其实,他们这些人也很可惜,姐姐,你想,他们在北方也有自己的家人,也有自己的妻儿和父母,有自己的朋友,现在他们成了俘虏,北方的亲人对他们生死不知,这是怎么样的人间惨剧啊。”

    刘婷云笑道:“那是他们自作自受,又不是我们去北方把他们掳掠了来,他们可是进犯我大晋,是侵略的一方,是不义之战,打输了成了俘虏,难道不是罪有应得吗?要是让他们打赢了,难道会象你这样来心生怜悯,可怜那些俘虏吗?”

    王妙音微微一笑:“也许会,也许不会,胡人确实习惯掠夺人口,然后到北方贩卖为奴,今天让他们尝尝这种滋味,但也不错,不过,我总是觉得,天道循环,报应不爽,若是能对其加以教诲,让他们知道仁义恩德,然后放他们回北方,也许对我们大晋的声威,对我们华夏的仁义道德,更有好处呢。”

    刘婷云不满地摇了摇头:“不可能的,夷狄人面兽心,只识威权,不知怀德,就象慕容家,苻家,以前都是我大晋的藩属,我们并不曾亏待于他们,可是一旦大晋内乱,这些人不思图报,反而趁机作乱,难道我们以前没教他们仁义道德吗?今天这样的结局,就是他们罪有应得,不需要同情,也不需要可怜!”

    王妙音笑着捉住了刘婷云的手:“好姐姐,你别这么激动啊,其实,我想说的是,让他们回去,宣扬我们晋军的军威,宣扬大晋的恩德,有助于瓦解他们的斗志,这样不仅可以让他们家人团聚,而且可以让他们知道,投降大晋,没有坏处,只有好处,这样我们北伐的时候,就会事半功倍了。”

    刘婷云讶道:“什么?北伐?还要继续打吗?”

    王妙音雅然一笑,满面春风,看着走在前方,雄壮挺拔的刘裕,眼中闪过一丝爱意:“若非为了北伐,裕哥哥又怎会在此呢?”




欢迎大家访问:八瓜书城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baguabook.com/book/40709/612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