谢安笑着摇了摇头:“刘库仁,是独孤部,他的母亲,是拓跋什翼健的母亲,而他的妻子,则是拓跋一族中的女子,算是亲上加亲的外甥,虽然不是拓跋氏直接分出去的近亲部落,但也是通过几代联姻而巩固的核心部落,自然是死死地站在拓跋氏这一边。”

    刘裕讶道:“原来是这样啊,还真的是亲上加亲。咦,等等,相公大人,他不是姓刘么,怎么又是独孤部?”

    谢安笑道:“看来你的史书读的还不够多啊,这个独孤,可是有来历的,当年后汉时的开国皇帝刘秀,他的六世孙刘进伯,官至度辽将军,率兵讨伐匈奴,战败被俘,匈奴人把他安置于独孤山,后来以山为姓,而他的后代所居的部落,就称之为独孤部。“

    刘裕睁大了眼睛:“这也行吗?我们汉人就这么成了匈奴人?“

    谢安点了点头:“汉人胡人,本无天然区分,匈奴的单于部落挛题氏,本身就是夏桀的幼子淳维之后,夏亡后出奔草原,是为匈奴祖先,而鲜卑的始祖拓跋,也是黄帝之子昌意的一个儿子,远封极北苦寒之地,以皇天为拓,后为跋,是为拓跋,又有一说,鲜卑部落民众,多为秦时修长城时的役夫,不堪暴政逃亡草原,成为胡虏。真要是深究下去,只怕草原蛮子,十有八九,都是中原人士跑出去后的子孙后代呢。“

    刘裕长叹一声:“那既然这样说来,还有什么汉胡之分,夷夏之别啊。”

    谢安摇了摇头:“这倒也不尽然,所谓桔生淮南以为桔,生淮北以为枳,同样是人,因为生活习惯和生产方式的不同,自然也会有不同的价值观和道德理念。草原之上,弱肉强食,水源都非常少,所以牧场都是需要拿命去拼,没有水源,草场,也就没有牛羊,这和我们汉人为了浇溉农田,村与村之间经常要械斗是一个道理,但我们汉人打了几千年,知道光靠打架是解决不了问题的,所以凡事要商量着来,要讲仁义,实在不行,就只有找官府来出面裁决了,不可能说为了抢个水,就把邻村整个杀光,一个不留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草原上不讲这些,他们没有君长,没有国家,所有事情就是用刀剑说话,暴力解决,中原这里,因为是农耕,是定居,做了坏事跑不了,而且世代为邻,乡里乡亲,也下不了死手,所以在我们中原,讲的是以和为贵,而不是光靠强力,用杀戮来解决。”

    “胡人如果入了中原,接受了我们中原的这套仁义为核心的礼义,那行为方式也会渐渐地跟我们汉人一样,反之,汉人如果跑到草原之上,无礼法约束,那时间久了也会变得跟那些蛮子一样,形同野兽。”

    刘裕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:“这就是孔子说的那个夷狄入华夏则华夏之,华夏入夷狄则夷狄之吗?”

    谢安笑道:“小裕看来最近多读了不少书啊,不错,孔圣人是这样说的,因为他自己本就是商朝遗民,对他来说,周朝就是入侵的蛮夷,但是这些蛮夷来了中原之后,根据中原的这套习俗制订了周礼,渐渐地成为我华夏一族的道德准则和行为标准,对民要讲仁义,对君王父母要讲忠孝,既然如此,还如何能用血缘来划分呢?夏朝的子孙入了草原成了嗜杀成性的野兽,而周朝却成了华夏的正统,所以只好用这种出夷入夏来区分了。”

    刘裕咬了咬牙:“那按这说法,秦王苻坚,岂不是也是华夏,不是蛮夷了?”

    谢安点了点头:“如果他能一统天下,然后确保他的子孙后代都象他这样,确实可以这样算。说白了,这是一个生产方式的问题,夷狄只要入了中原,自然不可能再象以前在草原上那样游牧行事,只要农耕,那早晚必然会接受中原的这套行事原则。小裕,这话也许你现在听来大逆不道,不可理解,但等你到了我这个年龄时,你自然会理解。”

    刘裕的眼中光芒闪闪,他的内心受到了极大的冲击,谢安的这番话,是他以前做梦也没想过的,他摇着头,说道:“不,不是这样的,胡人凶残好杀,不施恩义,他们,他们永远也不可能变成华夏,变成汉人的。汉胡不两立,这点,这点不会有错。”

    谢安叹了口气:“小裕,慕容兰也是胡人,你对她怎么看?”

    刘裕一下子楞住了,这个问题他也曾经多次问过自己,虽然一再地提醒自己,汉胡不两立,这个女人毕竟是个胡女,而且还多次骗过自己,但是不知为什么,对这个精灵一样的女子,他总是恨不起来。

    刘裕咬了咬嘴唇:“她,她是个可怜的女人,身不由已,我挺同情她,但她不能代表普遍的胡人吧。”

    谢安摇了摇头,说道:“我记得在你赌钱输了的那次,刁家兄弟想害你,可是慕容兰却挺身而出,说是想为你还钱,当时你对她并无利用价值,她肯出手帮你,只是基于起码的善恶是非,你说,作为汉人的刁家兄弟,和作为胡人的慕容兰,你更喜欢谁?”

    刘裕低下了头,叹了口气:“自然是慕容兰比他们更象是好人了。相公大人,我明白你意思了,胡人中也不是没有好人,但是,我还是认为,他们的性格就是贪婪凶残,嗜血好杀,一旦生存出问题,那就会化身野兽的。”

    谢安的眼中冷芒一闪:“汉人如果生存出了问题,一样也会化身野兽,小裕,这次我希望你能到北方去走走,去看看,看看那个即将开启的乱世是何等的黑暗,何等的残酷,也许你这次回来后,想法就会大不一样了。”

    刘裕奇道:“不就是去长安拿个玉玺回来吗?会看到什么乱世?苻坚在关中应该还是稳定的吧。”

    谢安摇了摇头:“不,小裕,关中的和平已经给打破了。慕容泓大败秦军,姚苌也逃到岭北起兵自立,秦国的江山,危矣!”




欢迎大家访问:八瓜书城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baguabook.com/book/40709/707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