杨璧等人给一些强壮的羌兵们架着拖了下去,他们的叫骂声远远传来,姚兴不屑地勾了勾嘴角:“败军之将,不可以言勇,苻坚若杀他们,则有违自己一向仁义之名,其他将校也会寒心,心生叛意。若不杀他们,则难以正军法,明典刑,以后别的部队作战,就不会有这种不胜则死的气势了,只会对我军更有利。儿臣愚见,不知是否猜中父王心思?”

    姚苌微微一笑:“很好,兴儿,你成熟了很多,现在这个样子,父王很喜欢。苻坚的这支军队已灭,关中一带,不会再有大的抵抗,传令,全军分散去关中西部平原各州郡掳掠,能抢多少是多少,敢反抗的人就杀,降服的人全部掳来为奴,抢不到的粮食全给我一把火烧了,三天之后,萧关一带集结兵力,回岭北。”

    尹纬的神色一变:“大王,回岭北吗?为何我们不与鲜卑西燕合力攻取长安呢,现在苻坚败象已现,若我们两路夹击长安,他必败无疑啊。”

    姚苌笑着摇了摇头:“苻坚失败是早晚的事,我们这么一折腾,打掉了他关西的粮食,不用半年他就撑不住了。而鲜卑人的老家在关东,在辽东,他们就算攻下长安,也不会在此长住,一定会离开,到时候,我们不费吹灰之力,等秦亡燕去,接手长安即可,不比现在去损失实力火并,要强得多吗?只要我们有了岭北的地盘,有了粮食,有了人力,那就立于不败之地了,就算西燕不走,我们也能干掉他们的。”

    姚兴长舒了一口气:“父王高明。孩儿这就去安排。”

    姚苌满意地点了点头:“去传令吧,记住,三天时间,必须在萧关集结,有逾时不至的,军法从事,告诉各部的头人,他们的部落和家人都在岭北等着他们呢,别起什么歪心思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姚兴与尹纬远去的身影,姚苌站起了身,伸了个懒腰,远处,杨璧等人已经骑着没有配上鞍鞯的驽马,奔向了长安城的方向,一路奔一路还叫骂不休,姚苌的嘴角边勾起一丝冷笑:“苻坚,你可别让我失望啊,最好在长安多撑上一年半载的,这样才能给我扫平岭北和陇右争取时间嘛,下次我再见到长安时,就不会再客气让人啦!”

    长安,西城。

    刘裕身着一身秦军小卒的衣甲,抱着一杆长矛,在城头来回地逡巡着,自从他混进长安以来,就趁着秦军招募丁壮的机会,投了军,靠着一口熟练的氐语,以及那两户路上相熟的氐人的证明,加上这一身魁梧的身板,他很快地就加入了守城的队列,而慕容兰则消失在城中,这个精灵一样的女子,说是去联络城中的同伙,顺便刺探皇宫中玉玺的下落,只等一切打探清楚之后,就带着刘裕去取那玉玺。

    刘裕的目光,落在了城外的军营之中,远处,有二十余骑从北方而来,一个个连马鞍都没有,浑身盔歪甲裂,看似是残兵败将,驰入了营地之中,刘裕的眉头微微一皱,喃喃道:“难道是北方又战败了吗?”

    慕容兰的声音从刘裕的身后响起:“我说刘裕,你什么时候才能把心思放在正事上,而不是这些无用的战事呢?”

    刘裕转过头,一股茉莉花的香气扑面而来,而慕容兰戴着多年前初入北府军时的那个面具,一身小军官的打扮,面带微笑,站在他的身后三尺之处,刘裕勾了勾嘴角:“你这一去没了踪影,我在这里除了关注这些,还能关注什么?”

    慕容兰笑着走到了刘裕的身边,与之并肩而立,看向了远处的军营:“若是我真的不再出来了,你会不会帮苻坚守城呢?”

    刘裕思索了一下,点了点头:“我想我会的。”

    慕容兰有些意外,奇道:“你这会儿不说汉胡不两立了?别忘了,秦国可是你的死仇啊。”

    刘裕摇了摇头,指着城门口的两处粥棚,足有六七里长,大锅里煮着的米粥的香味,随风传来,即使是在这高高的城头,也能嗅得清清楚楚,甚至还带有一丝羊肉的香气,刘裕说道:“即使是在乱世,苻坚也没扔下他的百姓,关中一带受了战乱的百姓,这些天不停地涌向长安,都得到了很好的安置,以前我以为胡人首领都是凶残狠毒,荼毒生民之辈,但现在看来,苻坚还真的与他们有所不同,哪怕是做样子,也是真的对百姓好。冲着这一点,我也会暂时地帮他一把。”

    慕容兰吐了吐舌头:“这可跟我印象中的汉家英雄刘寄奴完全不一样啊,就因为苻坚现在还肯护着百姓,你就可以跟他化敌为友了?”

    刘裕叹了口气:“不,我的立场决定了我跟他只是敌人,如果有机会的话,我也会取他的性命,但是至少在现在,关中的百姓,无论汉人还是氐人,只有苻坚在,才可能活下去,我们大晋北伐取天下,也是为了结束战乱,除暴安民,既然现在大晋军队暂时不能收复这里,那我就只好在大军来前,暂时利用苻坚来保这里的生民了。当然,与拿到玉玺的这个任务相比,这些在其次,一旦主要任务完成,我肯定得回大晋才是。”

    慕容兰点了点头:“慕容冲火并了慕容泓,现在他成了西燕军的首领,唉,他们所过之处,杀人屠城,鸡犬不留,冯翊一带,几成屠场,不仅是氐人,就连汉人和羌人也被他们整村整村地屠杀。没有想到,以前那个柔弱的少年冲儿,现在会变成这样。”

    刘裕双拳紧握,牙齿咬得格格作响:“这些仇,我都记着,总有一天,会向慕容冲讨还。只可惜秦军实在是不争气,这些天来,我听说苻晖对阵慕容冲,几乎无日不战,但也从头到尾就没赢过,你们鲜卑人确实能打,也难怪你大哥处心积虑地想要制造乱世。”

    慕容兰微微一笑:“好了,刘裕,你也不用再去烦神这些战事了,告诉你个好消息,玉玺我已经找到放置之处了,今天夜里,你就跟我去取吧,趁着慕容冲还没围城,苻坚还不在城中的机会,我们抢了就跑,如何?”




欢迎大家访问:八瓜书城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baguabook.com/book/40709/761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