拓跋珪认真地点了点头,沉声道:“吴王的话,一如您这些年对拓跋的教诲,永远会烙在拓跋的心中,我拓跋珪指天发誓,如果此生叛燕,必不得善终,教我手足相残,父子互攻,让我的亲生儿子和最爱的女人,取我性命!”

    拓跋珪发誓的样子极为认真,说完这些话后,更是咬破手指,摘下面具,把手指的血涂在自己的双颊之上,这在草原上是极为正式的誓言程序,意味着向祖先和天神起誓,若有违背,真的会受到报应。

    慕容垂叹了口气:“你不必如此赌咒发誓的,誓可不要乱发,尤其是在天神面前,未来的事情,谁也说不准。不过我还是很高兴看到你这样做,拓跋少主,以后大燕就是你坚强的后盾,需要我出手相助的时候,我一定不会迟疑。不过现在,我需要你为我做一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战场中央,烟尘弥漫,喊杀之声震天动地,北府军的将士,与下马甲骑俱装,杀成了一团,虽然不到千人,但都是有熊虎之力的精英战士,个个都是身经百战,可以说是这个时代最优秀的军人,却在这里,舍生忘死地厮杀着,残阳如血,也许连上天都不忍见到这些将士这样一个个地倒下吧。

    刘裕一刀劈出,面前的一个戴着面当,铁塔一般的军将,胸前的护心铁镜如同玻璃一样,给打得粉碎,而这一刀余势未尽,在此人的胸口之上,又拉出了一道长长的,深深的口子,白花花的肋骨一下子露了出来,而黄色的脂肪和红色的血肉,如喷泉一样地从创口涌出。

    但与此同时,这人手上的一把短剑,狠狠地刺进了刘裕的左腿之上,刘裕一声闷哼,清楚地听到了自己裙甲碎裂的声音,大腿之上也象是给狠狠地咬了一口,若不是这一刀先劈中了对手,减了他这一刺之力,只怕自己的这条腿,也早已经给扎进骨头了。

    刘裕一咬牙,也不顾自己腿上的伤势,虎吼一声,双手一推刀柄,往前一送,百炼宿铁刀就象切树枝一样地,把那露出的肋骨生生斩裂,狠狠地扎入了那血淋淋的胸腔之中,一颗跳动着的心脏,给一剖为二,连同后面的肩胛骨,粉碎一片,而这个铁塔般的燕军小校,连哼都没来得及哼出一声,身子就往前一扑,撞到了刘裕的肩头,锋利的刀刃,扎透了他背后的甲胄,从他的背上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刘裕咬了咬牙,一推这具尸体,软软地从自己的身上滑下,而他的身体,也给这尸体上的血,染得一片腥红,刘裕咬了咬牙,腿上的伤口,火辣辣地疼,他把大刀往地上一插,从身上扯下一块布条,紧紧地扎住了自己的伤口,这是他今天受的第四处伤了,自从与慕容凤的部下杀成一团开始,他已经力毙十二名强敌,但身上也受创四处,即使是强悍如他,也有点头晕目眩,难以为继的感觉。

    刘裕擦了擦脸上的血水,转头四顾,地上尸横遍野,北府军的战士已经伤亡过半,而对面的骑士,也剩下不到一百五十人,全都是下马步战,咬牙切齿地一对一格杀,即使是力毙对手的战士,很多也是泄恨般地把已经倒在自己面前的对手,一刀一枪地狠狠砍刺,仿佛只有把对手化为一团血泥,才能让自己感觉到活着的是自己,死的是敌手。

    十几步外,向靖挥舞着手中的大刀,正在跟一个全身银甲的敌将在厮杀着,铁牛虎吼之声连连,大刀挥舞得风生水起,几乎每一下,都象是要把对方生生地砍成两段,但是总是失之毫厘,那名敌将,身形魁梧壮硕,却又是格外地灵活,如同一条蛇一样,每次向靖的大刀看似无法躲避,却给他连跳带闪地,总可以从刀锋及体前钻过去,而向靖的招式用老之余,却能被他反击,只十几招的功夫,就起码腿上和肩臂中了三枪,若不是他壮如熊罴,只怕早就倒下了,饶是如此,随着他的几处创口的血一直在冒,向靖的力量也在下降,动作开始渐渐地放缓。

    “呜”地一声,那名银甲敌将闪过了向靖当头的一招力劈,大刀重重地在地上斩出一道缝隙,而银甲敌将一个旋身,绕过了向靖的身边,银枪一划,“嘶”地一声响,向靖的小腿之上,又多了一道口子,而他那铁塔般的身形,也为之一矮,几乎站立不住。

    向靖一声虎吼,大刀猛地向后一抡,变劈为斩,那银甲敌将似是早有准备,割伤向靖之后,便是向后一个小跳,这一下刀锋,带起他胸前的几片甲叶,碎落于地,而他的身形,向后两个连跳,顿时闪出五尺之外,往脸上一摸,恶鬼面当,应手而落,露出一张阴冷而杀气十足的脸,可不正是慕容凤?

    向靖这一刀挥击,用尽了他最后的力量,这一击不中之后,身上的几处创口,同时一阵喷血,而被割伤的右腿腿肚子,更是无法支撑起他的身体重量,铁塔般的身躯,轰然倒下,他吃力地驻着刀,撑在地上,才让自己不至于躺下,但现在的他,已经失去了任何战斗的能力,即使是个十岁孩子,也可取他性命了。

    慕容凤看着面前已经单膝跪地,以刀驻地的向靖,冷冷地说道:“你是个猛士,能接我慕容凤五十招的,这世上没几个,报出你的名字,我慕容凤不杀无名之辈。”

    向靖的嘴角边已经泛起了血沫,这一场打斗足有半个多时辰,终于他的力量还是不敌慕容凤的敏捷,他的眼里,敌人的影子开始模糊,他使劲地摇着头,让自己尽量保持清醒,咬牙道:“你,你就是慕容凤?怪不得,怪不得我向靖,我向靖杀不了你,可惜,太可惜了!”

    慕容凤点了点头:“你叫向靖?听说北府军中有一个外号叫铁牛的,就是你吧。死在我手上,你可无憾了!去见你的兄弟吧!”

    他说着,眼中杀机一现,举起长枪,就要向向靖刺去,向靖闭上了眼睛,正准备领死,却听到一声炸雷般的虎吼之声:“休伤我铁牛兄弟,寄奴来也!”




欢迎大家访问:八瓜书城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baguabook.com/book/40709/969/